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Monday, October 21, 2013

老师无言了一个星期



我是一所中学某班的班导师。
我自认我非常严肃。是的,我会开玩笑,可是对我的班,我很少如此。

我犹记得,78日,当我刚刚上任为他们的班导师时,我问了他们这么的一句话:
你要我做天使般的老师,还是恶魔?

无可否认,他们选择了天使。
然后,我就警告我的学生,说:“老师的性格是由你们而定。请记住。

日子久了,一个月过去了,我发现,他们好懒散。功课不做不要紧,而且课业非常差,就连简单的乘法都不会。我出了一道题:“二分之一加二分之一是多少?”

吓死人的是,竟然有三成以上的学生不会。怎么办好?

我回想起,以前的我,华语特别烂,常常令老师哭笑不得。但是,我记得,一年级时我的级任老师,赖锦虹老师对我的耐性,慢慢一步一步教导我。我,最后不得不使出这个方法——一个一个学生轮流坐在我隔壁,一步一步慢慢解释,教导。

起初,学生很害怕我,因为我骂人特别凶。有哪位学生被训导处记过,我就再骂。再加上,我班的学生非常懒散,吩咐他们交上表格都需要等上三个星期,而且还被一名学生揶揄:“老师,你能够在三个礼拜内收齐表格已经算是厉害了。以前我们的老师要用上六个月。”

气死人了。

再说 ,我有这么一次说:“来,等下我要看到白板抹干净 。”岂知,没有人出来抹。被问起时,有一位学生说:“老师,你都没有讲要谁抹!”

糟糕。这么样的班怎么带?

结果,我出狠招,开始对他们又唬又喝,威胁说只要有任何科任老师投诉,有关受害者就要被罚抄五张纸,道:“我xxx来自xx班永远不会在班上xxxxxxx。”

九月的一天,一位女同学跟我哀求:“老师,你变回天使啦!”

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还微微的“哼”了一声,再加上粗重的口气说:“不可能!”

102日,弟子规老师跟我投诉班上学生讲不听。我一气之下,喝令他们去扫树叶,做苦工。到了第二天,我开始对我班的学生不闻不问。学生问我什么,我不答,连瞄一眼都没有,最多凶凶的瞪他们到他们不敢跟我做眼神交流。

103日,我赫然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。打开来看,发现是一封短短的道歉信,信中原文:

老师,对不起啦!
我们又害你被老师投诉,我们也是不想的。
对不起啦,老师。
我们答应你我们再也不敢让你被老师投诉了。
我们尽量啦!
老师,不要emo了!快点跟我们讲话啦!

心狠就是心狠,我把信收起来,当作没看见,连华文老师也摇摇头,说:“你怎么可以那么样?心还不能软?”

我铁石心肠。

过后的那几天,我讶异了。

平时,当我一进班,班长会大大声喊:“起立!行礼!”接着,“老师早安!”然后就等我说:“早安,坐!”他们才肯坐。可是,因为我默不作声,他们想听的“坐”字久久未从我口中溜出。结果,整班就站着上课。下课时,有一群学生向我深深的鞠躬,拉长说:“老师,对不起!”

我的脸依然如此冷冰冰,可是心里笑了几下。你们活该。
109日,班长再次喊:“起立!行礼!”但是,声中带有“老师,快点被我们大声地请安感动吧!”的语气
我还是无动于衷,转身就在白板上龙飞凤舞写出一道道习题,而全班仍旧站着上课。

随后的那一幕,我愣了。

全班都在努力的回答习题。

他们从来没有这样过。他们数学很差。他们害怕我。但是,不知为何,他们鼓起勇气开始作答,努力的向周围的朋友请教。这一幕,我看傻了眼。因为这一幕,只有在优秀班才可以看到。

然后,有几位女同学在放学时,追上我,拉着我的假丝绸衣裳,说:

老师,你快点讲话啦。
老师,你知道么,我长过那么大,读了那么多年的书,没有一个老师不会讲话。
是咯,老师,我求求你,快点讲话。你不讲话我们很怕的。

我扯开衣服,回办公室去。

1018日,年终大考。第一天,很不幸的,考数学。我心里想,看你们厉害!

1021 日,我批改他们的试卷。


我……


他们的分数……

一个星期多没出声,没教书,分数竟然比起上次高几十巴仙。


我心里想:这次是我错了么?

在此,我懂了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