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Saturday, December 18, 2010

玻璃瓶子

Alright, here is a sad story for you all, the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up tomorrow. Don't worry






把讯息放入玻璃瓶内,用木塞堵住,再往海抛,任它漂流四方,都是既古老,又有利于纾压的方法。如今,养成这种习惯的人屈指可数,遇到这种人,心里不感到好奇才怪。虽然如此,上帝却让我认识了一个不怎么样的朋友。他好喜欢把装有信息的玻璃瓶抛入海的怀抱。至于我是怎么认识他,我自己也不清楚,好像是有一天他在海边跌倒时我就扶了他一把,然后当他是我的弟弟般替他敷药,他就此喜欢跟着我。


他虽然十多岁。但是外表看起来却如七、八岁的孩子般。听说他的家庭背景不好,父母常吵架。吵架后,不是爸爸离家,就是妈妈离家,至少三天后才回家。回家后,再过几天又吵起来了,根本不把孩子放在他们的眼中。我真的很可怜他,但是每当我问他爸爸妈妈吵架是他在做什么,他总是勉强挤出一个薄薄的笑容,说:“能做什么?睡觉吧!当什么也听不到。”


我知道,他在骗我。


他的性格好奇怪,有时静静的鸣响,有时却哗哗啦啦地与我聊天。他也好喜欢写信。他的信不会给邮差寄去,反而自己把那封信寄给大海,说要把心事传到世界尽头去。我可不是很喜欢他那种举动,因为当他把瓶子扔出去后,就默不出声,任我如何去喊他、叫他,他就是对我不理不睬,把自己沉迷于自己的幻想空间。他会凝视着蔚蓝的大海,看海如何微微翻滚那海浪,又看着他的瓶子在海上时沉时浮,偶尔更会呼一口长气。


等他收拾好心情,我会问他心里写了什么,他耸耸肩,苦笑着说:“我的苦言。”小小年纪竟然有苦言?我想,应该是他家里所发生的事是他不开心吧!虽然如此,那只是他其中的一个答案罢了。他还有别的答案,如“伤心”、“痛苦”、“可怜”等,但没有一个是正面的。虽然如此,他还说,他很喜欢我陪他聊天,因为他认为这样可以帮助他从悲楚中走出来。


我心想:有吗?如果与我谈天可以帮助他从悲楚中走出来,那么为什么他还要写信给大海?不如他直接向我倾诉他的问题,就没有必要扔玻璃瓶子。可是,我自己觉得他这么做是有他的原因的。我没想过要去问他,因为那可说是他的嗜好吧!


有一回,他约了我出去陪他扔瓶子。那天的风特别大,浪也滔滔,天色特别昏暗,我也正奇怪为何他会选这一天扔瓶子。“风大,浪就大,那我的讯息可以传得更远,注定他不会因急流而又兜回来园地。”他就这么回答我。我感到很奇怪,那封信到底有多重要,需要大风大浪来传?他又恢复他的老样子,默不出声凝视着大海叹气。他提起瓶子,看着瓶子里卷着的信纸,呆了一阵,然后他微微摇头,苦笑着,再把瓶子扔出去。


那青色的玻璃瓶闪耀着太阳微弱的金光,坠入海中,似乎一颗发青光的流星划过了天空,掉入滔滔的海中。“扑通”一声,溅起了水花,然后漂得越来越远了,只看到闪闪发亮的星星在海中漫游着。风也渐渐变大了,耳朵除了听见“哗哗”的浪声,也听见“呼呼”的风声,但是我始终听不见他的心声。


“再见。”他忽然开口了。
“嗯?”在这大风大浪的地方,我的确听不见他在说什么。
“我说再见。你不是问我信里写什么吗?就是再见。”他笑生的回答,低着头,用破旧的鞋子挪动沙子。
“再见?什么意思?”我感到很奇怪。
“爸妈不要我了。他们不要我在受苦了。他们把我送到我的远房亲戚家去,让他们养我。他们会一个月看我一次的,”他仍然低着头说话。忽然,他踢起了一堆沙石,喊:“我要离开我的父母了!我真的很不想离开他们!”



我说不出话来,就算可以说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最后,我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说:“既然爸妈已经这么决定了,你也得听听他们啊!他们这么做可能也是为了你的好啊!”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更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,但至少说一些话来安抚他也好。


虽然他低着头,可是,我隐约可看到他在瞄了我一下。他没说什么,只是掉头就走,丢下我愣在那儿。我看着他瘦弱的背影慢慢离去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吞苦水,还是哽咽,但总而言之,我很难呼吸,想叫他,却开不了口。他也没回头,任大风大浪在啸着。我也呆在那儿,什么也没做……


过了好几天,我开始感到不安了。我感到自己好像失去了好朋友似的,正如“空气”的道理:它在我们的身边无所不在,但我们却不珍惜它,直到消失了,才发现它的重要性……我这样就开始想念他了,但是我有什么方法联络他呢?我根本不知道他在世界里的那个角落。
于是,我就有了一个办法……


这一天是我第一次扔玻璃瓶子。


我的脚踏着细沙,眼望着漫无边际的蓝海。这次没有大风大浪,天气特别晴朗,海也平静。我的心却好重,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。我手抓紧里面装着洁白信纸的蓝色玻璃瓶子,用力一掷。这次它闪耀着蓝色的光,直落入蓝色的大海,时沉时浮。突然来了一股小浪,把玻璃瓶吞噬了,但后来它又冒出来,永远就沉不下去。


我静静地站住,看着那瓶子越漂越远,逐渐消失于眼前。我的嘴不仅往上扬,不知为何微笑起来了。我不知道那个瓶子会在什么时候,或在哪里着陆,但是我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。总而言之,我心里的某个角落,相信他会收到。
玻璃瓶子里的信写了什么?


“好想你!”







Ok, this is actually a semi-fiction. It is actually some facts. The boy who threw the bottle? Some of his traits are actually me. And the 'I' in the post, some of the conversation is also me. It's a mix up. But it is a sad story for me, equally. I do miss my friend whom I treated like a brother.

I am sorry. Please come back will ya? Please reply my SMS, or do whatever to contact me. I have tried everything but it seems pointless......... =(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